桐桐桐桐桐

无事嚼舌根。
小号很多,也许你会捉到我。
丧失热情中。

一个印调

悄悄捞一下,大家有没有想收录的文章,拯救过气写手,欢迎投票咨询。

菁:

Hello,这里是伉俪过气写手阿菁和她的伙伴 @玉米团子 


首先占tag致歉。


经过不那么慎重的考虑,我们俩决定结伴把部分拙作付梓,权当一个纪念。


cp为Bnior,即伉俪。部分文章可能出现副cp,注意避雷。


文章未定,希望有意向的小伙伴们踊跃留言说出你们想要收录在这个联合本中的文章,即 @桐桐桐桐桐  @玉米团子 与本号中的伉俪相关文均可。


当然啦,最终决定还是要看大家的选择,如果实在寥寥无几,我们就自己印来纪念啦。


所以这里是一份小小的印调


非常感谢。


所以小朋友们,你们想收什么文章啊.......

叶修。

他可是叶修诶。

是叶神。


每一个看过全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本命,因为虫爹真的很厉害,把每一个人物寥寥几笔写的都很有风采。

但无论你的本命是谁,你难道会不爱叶修吗?

你会不敬佩他吗?

如果会,对不起,你真的不配说你是全职粉。


我喜欢全职每一个人物,也尊重每一个人物。

与此同时,我希望叶修也得到他应得的尊重。


在荣耀的世界里,你也许可以尽情对每一个你不喜欢的角色大放厥词,因为他们不会在意,也不会反驳。

但你听过一句话吗?

君子慎独,不欺暗室。





一点个人感想:

追星很久,没想到在全职圈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还有,要替小周抱个不平。

这么羞耻的广告,拿出来动漫里刷刷已经很耻了,现在还要示众,好惨。

【周泽楷式绝望.jpg】


一开始,我以为,喜欢一个人的定义是,万人非你。

所以看人的时候会不自觉的和哥比较。

没有哥好看。

声音没有哥好听。

没有哥体贴。

后来我才明白,原来爱一个人的定义是,万人皆你。

你看,他和你有相似的耳钉。

这人和哥喜欢一样的东西呢。

像你,都像你。

得了,这个队非站不可了。


不是我爱撕逼,是怕改天这事也落到我头上。


不知道你是如何解读人物的,关于你说的黑化心机我半个字没看出来。

谈恋爱傲个娇推个拉还能和心机扯上关系了?那您真棒,以后大家都别写恋爱过程了,一见钟情啪啪啪结婚白头到老完事。


我是该说你天真呢,还是体谅你没情商。


一个和你一样普普通通(不过应该比你善良)的女孩,花费心思辛辛苦苦给自己喜欢的人写的文字,被你曲解成黑化?她善良,不挂人,还怀疑自我(要不是基友性子烈打抱不平又有多少人会知道她的委屈。)


不是不让你说不喜欢,而是你可以提出中肯的建议,而不是从主观出发,你不喜欢的就是不好的。


最后,主观唯心主义听说过吗。

什么人眼里看别人都是什么样。


以上。

菁:

不爱输出观点。
不爱站队发声。
因为自知浅薄再加上认识的无限性反复性上升性,生怕说错话站错队留下黑历史。

但是今天,有几句话必须要说。

挑剔人物ooc√人物定型化×
只磕一对cp√强求全世界跟你一样×
中肯建议√无理找茬×

再说一次,写手写作不是义务,全凭一腔热情。

blx想法多,但我即使不喜欢某些梗,我也不会对你的作品指手画脚。
因为作品是写手的。
局外人没资格评判写手够不够爱文里的人物(原则性雷点除外)

【伉俪联文】If…08

07

 @玉米团子  @vivivi_oh 精疲力尽了我

08

林在范脑袋里忽然浮现起刚刚匆匆一瞥看到的日历,想说的话在舌尖绕了几圈终究换了个方向,“珍荣啊,不要难过,你难过哥也会跟着难过。”

朴珍荣眼里的情绪一点点暗淡下去,抿嘴笑起来——不是那么好看的,“行了哥,去练习吧。”他夸张的拍了拍林在范的肩膀,“现在哥也和我一样,是一个人了。”

林在范揽住他的肩膀,“怎么会是一个人,我有你,你有我。”

朴珍荣没出息的悄悄红了耳尖,林在范嘴角翘起,复而真挚的说道,“珍荣啊,如果将来我们经历了艰难的时光,彼此依靠帮扶吧。”

朴珍荣笑着推了他一把,“知道了知道了,哥你最近怎么这么啰嗦。”

林在范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着他走了出去。

珍荣啊,我没有办法让你不难过,但至少在你最难捱的那些日子里,艰难而破碎的时光里,我会做的比当年更好一些。

再好一些。

“珍荣……?”

林在范摸着黑走进宿舍,以为自己足够无坚不摧,知道消息的那一刻还是难免心酸。

他的眼睛里滚出些倦意,很快又被担忧带过,“珍荣,你在吗?”

“哥,你不要开灯好吗?我们就这么聊聊。”朴珍荣沙哑的声音从客厅中间传来,林在范隐隐约约看见他抱着膝盖坐在宿舍中央,缩成小小一团。

他心里骤然一疼,摸索着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把他揽进怀里。

朴珍荣把脑袋埋在林在范怀里,传出的声音也闷闷的。

“是我做的不够好吗哥?”

“我之前是不是很任性啊,老跟你顶嘴。”

“哥我真的没有天赋啊,唱歌也是,跳舞也是,我有努力的练习,可是还是不行的样子。”

林在范把脑袋担在他的发旋上打断了他的话,“怎么能这么说。”

“你是朴珍荣啊,什么都做得好的朴珍荣,记住了吗?”

朴珍荣把头埋得更深了,“不是的,不是的,什么都做得好的是Junir,不是朴珍荣。”

林在范长长出了口气,把他抱的更紧。

朴珍荣沉默了很久,才又慢慢开口,哭过的声音显得更加软糯,“对不起哥,你也,也很难过吧,是我做的不够好所以……”他吸了吸鼻子,“我会长大的。”

林在范心里那把悬在头顶的剑终于落了下来,劈的他措手不及。

他张了许多次口,也找不到合适的语言。

“Junior好像有心事/我们好像有话要说……”

“就算时光流逝/无论何时都是Junior……”

他一遍一遍不知疲倦的低声哼唱,声音温柔。

朴珍荣终于在他怀里哭了出来,眼泪浸湿了他的T恤。

林在范扶着朴珍荣的肩膀,让他直视自己的眼睛,“我知道啊,珍荣你要学着长大了,但是……”

“再怎么难过也是,把十九岁留给我,好不好?”

在我面前,你随时可以做回十九岁的朴珍荣。

这是我能为你做的全部。

朴珍荣停止了哭泣。

谢谢你替我寄存我的十九岁,想要领的时候就可以再领回来吧?

你看,你老是这么好,我又多了一个喜欢你的原因。

喜欢你,我就永远是十九岁的我。

“那我现在可以继续哭吗?”朴珍荣红着眼睛问。

林在范把他重新搂在怀里,“可以的,想哭多久都是可以的。”

朴珍荣窝在他怀里,林在范心里忽然就泛起了无限的柔软,低头亲吻朴珍荣的发旋。

谢谢你啊,照顾好了十九岁的朴珍荣。

谢谢你啊,成长为了二十四岁的朴珍荣。

我爱你。

“哥……”朴珍荣小小的声音响了起来。

“嗯?”

“你抱的太紧了……”

“啊……米安,我这就放开。”

“别。”朴珍荣拽住他的袖子,扭开头去,“再抱一会。”

林在范在黑暗中也能猜到朴珍荣现在是怎样的表情,一定红了耳朵尖,却还是倔强的拉住他,好看的让人心碎。

他的声音也忍不住染了笑意,“好,再抱一会。”

第二天林在范按着腰把朴珍荣送到新宿舍门口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无言的说不出的伤感,又被调笑带过。

“啊哥都腰疼成这样了还让哥帮你搬行李啊?”

朴珍荣撇撇嘴,“你不愿意啊?”

“愿意愿意。”

“再说了,你哪里腰疼了我看你早上挺好的……”

“喂喂,朴珍荣你个小没良心的!昨天是谁缠着我一晚上要……”

“你闭嘴!”朴珍荣急得捂住他的嘴,林在范硬生生把那个“抱”字咽了下去。

“那个,我们俩是不是回来的不是时候……”

朴珍荣瞪大眼睛看着林在范身后的段宜恩和王嘉尔,“没有没有,我们正愁行李搬不完呢。”

王嘉尔托着下巴打量了两个人一番,“哇,你们两个玩的太疯了吧,在范哥你腰没问题吧?”他举起双手信誓旦旦的说,“不用担心,以后我和Marky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给你们留下恰当的二人世界的。”他拿肩膀撞了撞段宜恩,“是不是Marky?”

段宜恩不置可否,耸了耸肩。

“啊王Jackson你想什么呢?!”朴珍荣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张牙舞爪扑过去闹王嘉尔。

林在范觉得自己归隐很久的下巴真的有重出江湖的迹象了。

不过珍荣儿脸红真的挺好看的。

王嘉尔:在你眼里朴珍荣有不好看的时候吗?我去朴珍荣你别打我啊诶marky救我!

林在范:没有。

【伉俪】我本凡人(完结)

#痛哭流涕的完结了……“连载必糊”人设不倒

@玉米团子 新年快乐w

全部文合集  (一)    (二)    (三)     (四)


“哥,你想说什么就直说。”朴珍荣搁下了书,“拐弯抹角一点也不像你。”

“珍荣啊,我刚刚在楼下看到Jackson了,还有……”

“还有一个人是吗?”朴珍荣如释重负的笑了,“那真是太好了。”

林在范失语,许久之后才喃喃道,“所以你们……没有在一起?”

“哥你很失望吧。”朴珍荣突然笑了,“我没有和Jackson在一起,我还放不下你,我还喜欢你,哥你一定很失望吧。”

“珍荣?!”

“到此为止吧林在范!”朴珍荣也说不清自己心里的火气是从何而来,他猛的站起来揪住林在范的领子,“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

“你不喜欢我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知道的很清楚,能不能不要再一次次的提醒我?”

“和我保持距离不好吗,哥?”

“不要来关心我,也不要总是露出奇怪的表情,似是而非的话也都通通不要再说了!”

“我也很讨厌我自己,每天每天都不能放弃你,明明知道没可能还是没办法喜欢上别人的我自己。”

“放过我吧哥,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好不好……”

朴珍荣的手渐渐松了下来,哽咽声让他没有办法继续说下去,林在范还没来得及从震惊里缓过来,不知何时回来的王嘉尔从他身旁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拽住朴珍荣,半拉半抱着把他往屋外带,一边温柔的安抚他,“珍荣,珍荣,去我房间好不好?”

朴珍荣胡乱的点着头,靠在王嘉尔身上去了他房间。

林在范愣愣的呆在原地,看着两个人姿态亲密的背影。

他自以为是的一厢情愿的打造出的平和的安无事,终于被朴珍荣打破了,以一种极其惨烈的方式。

是朴珍荣沉默了太久,还是因为他假装的太真实,林在范差点都要忘了,朴珍荣拥有一颗怎样倔强又纯粹的灵魂。

王嘉尔把朴珍荣半拉半抱着带回房间,让他坐在床上,自己蹲在他面前伸手给他擦干眼泪,“珍荣啊……”

朴珍荣忽的低头,伸手抱住了王嘉尔,发丝扫在王嘉尔耳边,他轻声说,“不要说话,Jackson,让我抱一会……”

王嘉尔心里发涩,揽住他像哄孩子似的一下下抚他的背,“难过的话就哭吧。”

朴珍荣的抽泣声渐渐大起来,最终成了无法控制的嚎啕,他太久没有这样放肆的哭泣过了,很多东西积压在心里,终于全部爆发了出来。

林在范推门的手顿在原地,手指一根根蜷缩起来,死死扣住了手心。

就在这一刻,朴珍荣的所有情绪毫无保留的展露在他面前的这一刻,愧疚,心痛,还有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快意。

是因为他啊,这样毫无保留的,真实的朴珍荣。

而他终于看透了自己,那些不为人知的,隐秘难言的,连他自己都忘记了的感情。

你不要哭。

朴珍荣拉开门,正对上林在范的眼睛,他不自在的扭开头去。

朴珍荣长长的睫毛上还沾染着刚刚哭过的痕迹,有几根睫毛黏腻的粘在一起,眼神湿漉漉的,泛红的鼻头衬得他皮肤更显出点近乎病态的白。

林在范抿抿嘴,伸手把他揽进怀里,用手抚他的发丝,贴近的甚至能感受到彼此剧烈跳动的心脏。

太瘦了。

不知什么时候,朴珍荣已经瘦的有些脱了形。

他纤细的骨骼,含泪的眼睛,无一不在提醒林在范,朴珍荣拥有着怎样一颗干净纯粹的灵魂,而他又是怎样亲手摔碎了它。

他轻轻在朴珍荣耳畔落下一个轻轻的吻,清晰的感受到了朴珍荣的僵硬,“对不起珍荣,对不起,是我太傻了。”

朴珍荣手忙脚乱的推开他,死死的盯着他。

林在范张了张嘴,又犹疑一下,伸手擦掉他睫毛上还挂着的水痕,“我爱你,珍荣。”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愚蠢的我,和努力辛苦的爱着如此愚蠢的我的你。

余生我全都说给你听,好不好?

朴珍荣脑袋乱糟糟的,他张口欲言,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林在范静静站在原地等他理清思绪。

他低下头许久,终于再次抬了起来,“哥……算了吧。”

他深吸一口气,“你大概是弄错了,不要把愧疚和抱歉当作喜欢,那样我会很负担。”

他弯腰,向林在范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谢谢啦,哥。我以后也会努力做回那个东懂事的弟弟,不会再让你为难了。”

林在范哑然,半晌他叹口气,“哥慢慢证明给你看。”

朴珍荣直到回到家脑袋都是一片乱麻——他怎么也没想到,林在范的证明,是这种方式。

“珍荣啊,你回来了。”

朴珍荣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无关其他,这个样子的林在范,嗯,有点蠢。

他身上大概是妈妈强行围上去的碎花围裙,手上两个洗碗手套上还沾着泡沫,见他回来了,从厨房里跑出来,笑的有点傻。

朴珍荣咳了咳,敛起笑意,“你怎么来了?”

“怎么说话呢,”朴妈妈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你看看你,多久才知道回家一趟,还不如在范来的勤快。”

“我忙嘛……”

“忙什么啊?在范就不忙了?”

“啊妈你别怪珍荣,”林在范连忙帮他说话,“珍荣他还要拍戏,到处跑就是累,你看他瘦了那么多。”

“妈?”朴珍荣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朴妈妈拍了拍林在范,“在范跟你一起长大,又不是没叫过妈,你小时候蹭到人家家里吃饭的时候,一口一个干妈叫的可甜了。”

“妈那么早的事就别说了好不好,丢人。”

“不会啊,”林在范笑弯了眼睛,“很可爱。”

“哥,你到底想干嘛。”朴珍荣把林在范拽进房间,熟练的点了根烟,皱眉看他。

林在范一把夺下他的烟按灭,“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朴珍荣叹口气,“很久了。”

他重新点燃了根烟,没有抽,只是拿在手里,“差不多就这样得了,你到底想干嘛。”

“珍荣啊,不能再试着相信我一次吗?”林在范伸手把他的双手箍在背后顺势灭了烟,凑上前给了他一个吻,“这样也不行吗?”

朴珍荣瞪大眼睛说不出话,“你,你……”

“你们在干嘛?”

朴珍荣一惊一把推开身前的林在范,“……爸。”

“跪下。”

“爸……”

“跪下!”

林在范抿抿嘴,跪了下去。

朴父愣了愣,有些别扭的别开头去,“我没说你,我说他。”

“叔叔,你别怪他。”林在范直起身说道,“是我一直喜欢珍荣,一直纠缠珍荣,他,他没有那个意思。”

朴珍荣听完他的话,突然冷笑一声跪了下来,“爸,你别听他的,是我喜欢他,跟他没关系。”

“珍荣……”

“你闭嘴。”朴珍荣狠狠扫了林在范一眼,“从小到大,我高兴也好难过也好,第一个知道的人都是他,我喜欢他这么多年,没法改了。”

他重重的覆下身子,朝老人行了个大礼。

朴珍荣走出楼道,一拳头捶在林在范胸膛上,“你是不是故意的?明明知道我……”他的声音戛然低了下去,“混蛋。”

林在范叹口气,解下围巾把他圈紧,“我也没想到你会……所以,珍荣,你想好了吗?”

朴珍荣从他手里夺过围巾的两角,把自己缠的更紧了一些,“我已经无家可归了,你说呢?”

被拥入那个温暖的怀抱的那一刻,朴珍荣抬头看见了街边树梢上不知何时悄然冒出的一丝绿意。

春天来了。

后来啊,朴珍荣在采访里依旧坚持最喜欢冬天。

大概是因为,冬天可以名正言顺的穿高领吧。

小朋友们的《爱出发》听再多遍也还是好有初恋那种甜蜜心动的感觉哦,好适合我们谦斑。

170106 出自越南采访[有一个问题是:如果你能成为GOT7的其他成员你想成为谁
笔:我还是想成为JB
荣:挺好的,因为我喜欢在范哥
资源By 阿沛 翻译By 阿沛[禁止删Logo二改商用转载请注明出处][/cp]

眼泪汪汪的,说什么好,狗你俩一辈子吧,脱饭不是人系列。

【伉俪/宜嘉】我本凡人(四)

#更了x3!身为一只咸鱼我很兴奋

#嗯 宜嘉就这么随性的HE了,伉俪大概下章完结吧。

全部文合集    一         

 @玉米团子 宝贝你该更流氓爱情故事了



“阿嚏!”林在范掩着嘴不能控制的打了个喷嚏,有点歉意的冲面前的女孩笑了笑。

朴珍荣坐在他旁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指着他跟面前的粉丝调侃,“哇,这哥真的……”

“呀朴珍荣!”他也笑着装模作样拍了朴珍荣一下。“我是哥啊……”

朴珍荣皱着鼻子跟他顶嘴,“不就几个月嘛……”

朴珍荣的眼睛里突然多了点伤感,低声喃喃,声音和他在朴珍荣房间门口听到他唤王嘉尔时如出一辙,尾音上翘,“哥啊……”

他们身后的场景也迅速切换到了宿舍,朴珍荣穿着他从十几岁就喜欢的一字领条纹衫,精致的锁骨一览无余,他的表情忽然生动活泼起来,伸手挂上他的脖子,“那哥你喜不喜欢我啊?”

“啊?”他一愣,手不自觉的环上朴珍荣的腰,看着他眼睛里的点点星光,“嗯。”

朴珍荣的眼睛立刻弯了起来,快速的在他唇上啄了一下,“我就知道哥最好啦。”

林在范从梦里醒来的时候,身下的一片冰凉的黏腻让他感到羞耻又堂皇。

梦没有逻辑性,这无所谓,做了个不可言说的梦,这也无所谓。

可这个人不该是朴珍荣。

绝对不可以。

林在范挺唾弃自己。

以前朴珍荣跟他犟的时候他老是在想,这小家伙什么时候能懂点事。

后来他当真懂事了,他又忍不住怀念那个会瞪大眼睛手叉腰吼他“比我大几个月了不起啊”的小孩。

人真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

就像现在,朴珍荣喜欢他的时候他慌乱逃避否认,想让他走到正道上去。

后来他真的不喜欢了,自己这是做什么呢?

他叹口气,认命的起身去洗床单。

王嘉尔辗转反侧了一夜,天刚蒙蒙亮就刷的坐了起来,迷迷糊糊间发现朴珍荣已经起来了,洗手间传来刷刷的水声。

“珍荣啊……”他哑着嗓子叫了一声,“起这么早啊。”

朴珍荣的声音隐隐约约传了过来,“我今天要拍早戏,你怎么也起怎么早?”

王嘉尔干脆爬起来,利索的换好了衣服,“我陪你去片场怎么样?”

朴珍荣走出来,笑他,“不怕被那位拍到了?”

王嘉尔皱眉,“拍就拍,谁管他。”

两个人说说笑笑出了房间,客厅的灯却意外的亮着,林在范看到他们俩,有点尴尬的笑了笑,“饿了,起来找点吃的。”

王嘉尔点点头,揽过朴珍荣的肩膀,“那我就先陪珍荣去片场了哦,哥你再休息一会。”

朴珍荣跟他点点头权当打了招呼,转身给王嘉尔围好围巾,也笑,“赶紧走,一会儿经纪人又要来催了。”

刚出宿舍朴珍荣就被迎面而来的冷风吹的一缩,王嘉尔赶紧用围巾把他圈起来,“你自己的围巾呢?怎么没带?”

“忘了。正好,咱俩围一条吧。”朴珍荣吸了吸鼻子冲他笑,“饭们肯定很喜欢。”

“你就算计,还有什么是你算不到的。”王嘉尔嘴上吐槽他,却一边笑的更甜,伸手给他围好一半围巾,两个人连体婴似的下了楼。

段宜恩站在王嘉尔宿舍楼下的时候,还是习惯性的带着他大的能遮住他整张原本就不算大的脸的口罩,坐了最晚班的飞机飞过来,让他疲惫至极。

无论如何,今天得跟王嘉尔说清楚,他这么想着,Daddy那边就快糊弄不过去了。

王嘉尔的声音在楼下就能听见,段宜恩忍不住微微勾起了嘴角。

王嘉尔出现了,段宜恩看着他和身边的男孩——朴珍荣,他当然认识,两个人形影不离,就像当年的王嘉尔和他——两个人围着同一条围巾,嘻嘻哈哈推搡着走了出来。

他突然有点恍惚,冬末的寒风和一夜未休息的疲惫让他一向精密运行的头脑有了一段不长不短的空白,他不受控制的走了过去,被经纪人拦下才清醒过来,用韩语磕磕巴巴说了没两句,看着经纪人越来越怀疑的表情,求助的眼神还是下意识飘向了王嘉尔。

王嘉尔僵在原地,寒风透过围巾吹的他有些站不住。

一只手稳稳的扶住了他的腰。

王嘉尔仓皇的抬起头,朴珍荣安抚的冲他笑了笑,转过头对经纪人说,“是朋友。”他解下脖子上的围巾,一圈一圈的给王嘉尔围好,眼底漾开一种由衷的欣喜,“去跟朋友吃顿饭,好好休息玩一玩,我晚上在宿舍等你。”

王嘉尔有点求助的拽了拽他的衣服,“珍荣……”

朴珍荣温柔又不容置疑的把他朝段宜恩的方向推了过去,“去吧,”他笑着眨眨眼,“雪停了,Jackson,今天阳光很好。”

段宜恩把两人的对话听了个大概,沉默着跟朴珍荣点了点头,伸手拉过王嘉尔,“走吧。”

王嘉尔坐在咖啡馆,跟面前的美式和段宜恩面面相觑,他清了清嗓子,准备先发制人,“你跟我几个月行程了,到底想干嘛啊?”

段宜恩抿抿嘴,“我想见见你,嘉嘉。”他摘下口罩,嘴边还有圈浅浅的胡茬。

王嘉尔夸张的瞪大眼睛嘲笑他,“Unbelievable!Mark你也有不刮胡子的时候?”

段宜恩苦笑了一下,“出门太急,来不及了。”他叹口气,“嘉嘉,我知道你为什么躲着我,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你听到我和Daddy打电话了是吗?”

王嘉尔的神色迅速紧绷了起来,冷笑一声,“你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对不起嘉嘉,我也没想到你的反应会这么大,我以为……你有心理准备的。”

“心理准备?”王嘉尔冷哼一声,努力回想着朴珍荣演过的恶霸角色,学着他冰冷冷的说,“段宜恩,你让我准备?”

准备接受你身边有另一个人代替我?他心下发涩,却撑着不肯让自己露出一点弱势。

段宜恩有些无奈,“这难道不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吗……我以为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

“不一样段宜恩,”王嘉尔小声却坚定的重复到,“不一样的,想法也是,我们对彼此的感情也是。”

段宜恩眼睛里的光彩迅速黯淡下去,语气也冷硬起来,“朴珍荣?是他吗?你们在一起了?”

王嘉尔笑了,“无论是不是,都跟你没关系了。”

他起身拿起围巾,“如果就是为了说这些的话,你可以回去了。”

他走出咖啡馆,看着道路旁太阳透过树梢打下的光阴,在心里苦笑。

珍荣,你说的不对。

再好的阳光,我还是很冷。

还没等他感慨够,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Uncle?”王嘉尔有点讶异的接了起来,“Mark?”他皱起眉,“我们……我们现在不在一起了,您怎么不给他打电话?”

“Jackson啊,我知道你们两个人闹别扭了,你说谁谈恋爱还没吵过架啊?我看他最近美国韩国跑的都快脱形了,K航都飞成金卡了。你跟Uncle说,他怎么欺负你了?Uncle帮你骂他,你可别跟他赌气最后自己难过。”

王嘉尔脑袋一片混沌,结结巴巴的问,“Uncle,Mark,Mark他怎么跟您说的?”

“说你们恋爱才刚几个月就吵架了,他去哄你回来啊?怎么了?”

王嘉尔脑袋一片乱麻,“Uncle,我,我去找他。”

段宜恩对着面前冷下去的两杯咖啡自嘲的笑了笑,正准备起身付账,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冲进了咖啡馆。

“嘉嘉,你怎么……”

他的问话结束在王嘉尔放在他嘴唇上的手指。

不要说话,不要说。

王嘉尔想,你说的够多了,是我太傻了。

从现在开始,我说给你听。

喜欢你的心情,想和你在一起的想法,通通都告诉你。

林在范从公司下班回来,看见宿舍楼下的路灯旁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他眯起眼睛,是王嘉尔。

下一秒,他就瞪大了眼睛。

他们在拥抱,真诚的,深情的。

而另一个人,不是朴珍荣。

他压抑着内心复杂的冲动上了楼,打开门,朴珍荣正和平时一样坐在客厅看书,听见他回来了的响动,抬头冲他笑了笑,又低下头去。

“你在……看书?”

朴珍荣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晃晃手里的书,“不然呢?顺便等Jackson。”

林在范看着灯光下,朴珍荣和当年一样纯粹又带着暖意的眼睛,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一跳。

不由自主想起那个梦。

“你们……真的在一起了?认定他了?”他听见自己问。

朴珍荣的笑霎时消退了。

追星三大忌:倾家荡产,真情实感,啥事都管。

可是我也控制不住啊。
有点难过。